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马会内部免费资料 > 正文

后唐军阀,杀了朝廷命官,剿灭数万亲兵,结果没被问责



后唐“暴力男”房知温年轻时是个混混,“以勇力驰誉乡里”,干的都是偷鸡摸狗、抢劫诈骗的勾当。身上有钱时,房知温常去赌场赌博。一来二去,他就跟一名地方军官混熟了,两人称兄道弟,打得灼热。后来,这名军官将房知温引荐给了上司魏博(治所在今河北邯郸)节度使,房知温由此进入军界。

明宗天成二年(927年),房知温任北面招讨使,驻军芦台(今属河北唐山),主要任务是防范契丹的入侵。但朝廷对混混诞生的房知温不释怀,一年后又加派冀州刺史乌震去接替他的工作,而让房知温率军回兖州(今属山东)驻扎。对此,房知温很不高兴,他不想交出兵权,但又不敢公然违反朝廷的旨意。怎么办呢?狡黠的房知温想出了一个“妙招”:忽悠手下人干掉乌震。

有士兵就借着酒兴嚷嚷:“把这个家伙干掉,我们连续跟着大帅大碗喝酒、大块吃肉。”“对,干掉他,干掉他!”其余士兵也跟着附跟。见自己的忽悠达到了预期成果,房知温做出狠下决断的模样:“既然你们都愿意这么干,我们还等什么?”话音刚落,一位军官抽出刀,一下就结果了乌震的性命。

面对手下的质疑,房知温又开端忽悠:“你们想错了,眼下我们的兵力不足以应答危机,我不是逃跑,而是去调兵来帮忙。”当士兵们还在琢磨房知温的这句话是真是假时,房知温“哧溜”一下跨上战马,跑路了。

这天,房知温在营房设宴,接待刚到芦台的乌震。乌震不知是房知温设下的鸿门宴,屁颠屁颠地前去吃酒。席上,房知温命手下轮流向乌震敬酒,没多少个回合,乌震便酩酊大醉,不省人事。这时,房知温开始了他的表演。他拼命挤下多少滴鳄鱼泪,对手下说:“兄弟们平日跟着我出生入死,对朝廷赤胆忠心,大家即使不功绩也有苦劳,不承想朝廷竟然不信任我们。”说完,他指着醉趴在酒桌上的乌震说:“这个家伙就是来抢我们功劳的,你们说,咱们该怎么办?”

彪悍的房知温在战场上舍得搏命,深得上司的信赖,军衔也随着战功而提升,到后唐明宗主政时,房知温已从一名个别的骑兵逆袭为泰宁军(治所在今山东济宁)节度使,成为雄霸一方的大军阀。

杀了朝廷命官,军营里一下子炸了锅,秩序十分混乱。这时,房知温才有些后怕,一旦朝廷怪罪下来,他可担当不起。想到这里,房知温就想脚底抹油开溜,却被一位小兵拽住了。小兵的头脑很清醒:“事件弄到这个地步,大帅可要为咱们做主。”是啊,事端是房知温挑起来的,作为主帅,他怎能丢下一帮兄弟擅自跑路呢?